您的位置:首頁 > 銀行頻道 >

央行三次大戰國際“險資”,人民幣國際化任重道遠

時間:2016-08-12 09:05:19 來源:一條財經

  目前這種參考收盤價+一籃子貨幣的雙錨機制,是一種緩慢釋放貶值壓力的渠道,它更像是一種針對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的緩沖器,只能是一種過渡期的安排,不是長久之計

  【“一條財經”(微信ID:ytcj123)提要】

  撰文:五月流星

  目前這種參考收盤價+一籃子貨幣的雙錨機制,是一種緩慢釋放貶值壓力的渠道,它更像是一種針對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的緩沖器,只能是一種過渡期的安排,不是長久之計

  【正文】

  目前這種參考收盤價+一籃子貨幣的雙錨機制,是一種緩慢釋放貶值壓力的渠道,它更像是一種針對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的緩沖器,只能是一種過渡期的安排,不是長久之計。

  8月11日最新披露的央行人民幣國際化報告繼續強調以下五點:

  1、將加大市場決定匯率的力度,增強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

  2、將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

  3、將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4、加快推動CIPS二期系統建設。繼續優化完善跨境人民幣清算安排。配合一帶一路,支持境內機構使用人民幣對外投資。

  5、中國將完善與人民幣市場跨境使用、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相適應會計準則。

  去年8月11日,中國央行宣布調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為參考“收盤價+一籃子貨幣”, 當天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由6.1162下調1136個基點至6.2298,史無前例的降幅令市場一片嘩然,此舉后來被稱作“811匯改”。

  時隔一年再來觀察人民幣匯率的變化,不管央行初衷是什么,市場對此最大的感受無疑是“貶值”,其次是波動幅度加大。

  在過去一年里,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降幅達到7.3%,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HY)下跌約6.5%,代表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波動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也累計下跌6.16%。

  有分析人士感慨,“過去一年人民幣匯率市場發生的故事,可能遠遠大于過去10年的總和。”

  三次多空對決逼退國際投機資本

  自中國央行突然啟動匯改起,人民幣匯率市場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先的單邊升值趨勢被徹底打破,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幅度明顯加劇,且呈現出雙邊循環波動的特征。

  在全球市場聯動日益緊密的情況下,無論是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脫鉤美元,還是美聯儲加息與英國脫歐,都淪為全球投機資本沽空人民幣的一個個“籌碼”,在過去一年時間里國際投機資本累計掀起了三輪人民幣沽空潮。

  第一波是在去年8月匯改后的三天內,國際資本借央行與市場溝通不暢,紛紛揣測中國政府有意默許人民幣貶值而大舉沽空人民幣,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度暴跌約3000個基點,直接跌入6.4區間。

  第二波則在去年底今年初,在中國央行放松托底人民幣匯率后,國際投機資本再度掀起人民幣沽空浪潮,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下跌逾900個基點,降幅超1%。

  第三波是從今年4月起,國際投機資本借美聯儲加息預期升溫與英國脫歐等一系列金融市場黑天鵝事件發酵,對人民幣發動新一輪沽空浪潮,截至6月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幅度超過2400個基點,一度跌破6.7整數關口。

  在與國際投機資本博弈中,為了平息這三波人民幣沽空潮,央行消耗逾千億美元外匯儲備,尤其是今年初央行除了動用數百億美元外匯儲備干預匯市,還不惜抽走香港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以此抬高人民幣杠桿融資沽空成本,迫使國際投機資本知難而退。

  定價機制仍存缺陷市場化程度還遠遠不夠

  6月底人民幣匯率一度跌破6.7后,中國央行重新采取措施成功干預匯市,人民幣匯率企穩反彈。但是未必意味著國際投機資本已經認賠出局。事實上,他們正在尋找新的沽空機會。央行在做好應對措施同時,仍需要及時調整匯改過程的某些遺漏。

  當前“收盤價+籃子貨幣”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新定價方式,仍然沒能解決以往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定價機制中的核心矛盾——外匯市場出清問題,尤其是央行通過匯率管理抬高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市場卻依然預期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情況下,大量購匯需求涌現但由于資本管制得不到滿足,導致人民幣匯率市場始終存在一股強大的購匯買盤,拖累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

  理論上,“收盤價+籃子貨幣”是兩種匯率形成機制。

  一種是參考收盤價的浮動匯率,人民幣匯率與資本流動的方向一致,有很強的順周期性。

  另一種是參考籃子貨幣匯率制度,人民幣匯率由其他貨幣相對價格決定,主要目標是穩定貿易余額。

  單獨來看,兩種機制都有其合理性,但是合在一起就會出現一些問題。當美元指數上升時,二者加權平均形成的中間價開盤價會緩解籃子貨幣上升壓力。當美元指數下跌時,二者加權平均形成的中間價開盤價會加劇籃子貨幣下行壓力。這無疑是造成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加大的原因之一。

  811匯改“換湯不換藥” 就是“為了貶值”?

  在關注人民幣市場的人士看來,811匯改最大的意義,在于邁開了市場化的步子,釋放了改革的信號,國際市場對人民幣的態度也有了改觀的跡象。然而,目前這種參考收盤價+一籃子貨幣的雙錨機制,是一種緩慢釋放貶值壓力的渠道,它更像是一種針對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的緩沖器,只能是一種過渡期的安排,不是長久之計。人民幣市場化需要有更深入的行動。

  另外還有部分人表達了更嚴重的擔憂,目前這種局面其實是“換湯不換藥”,市場化還未邁開步伐,所謂的811匯改只是在當前既定背景下為了貶值做出的決策。

  從市場的角度來看,811匯改顯然不夠清晰,大家并不知道參考誰,所以也并沒有體現出一個市場化的結果。以英國脫歐公投為例,英國脫歐引發了歐元和英鎊貶值、美元升值,按照籃子貨幣來判斷,人民幣應該兌歐元升值、兌美元貶值;英國脫歐同時降低了美元加息概率,資本都會流向新興市場,因此作為新興市場的貨幣理應升值,但事實上人民幣的走勢卻與此相悖。

分享到:
彩票开奖